分类学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石--东南亚生物多样性调查专刊

        东南亚生物多样性调查专刊于《动物学研究》38卷第5期正式出版!专刊共8篇文章,报道了发现的蜘蛛、两栖爬行类及鱼类新种13种,鱼类新纪录5种,以及缅北鸟类调查结果和麂属动物系统发育研究......

        东南亚生物多样性调查专刊服务于东南亚生物多样性及其保护。对自然的保护应建立在对生物多样性的了解之上,因此我们首先关注的是分类学上的新发现。本专刊的8篇文章都是对东南亚地区生物多样性调查时新物种发现的描述,包括在泰国发现的一个蛙类新种(叉舌蛙科),在中国南部发现的一个后棱蛇属蛇类新种(游蛇科)和一个鰋属鱼类新种(鮡科),在缅甸发现的一个钩虾新种(端足目),在中国和泰国发现的若干个蜘蛛新种(蜘蛛目,花皮蛛科),以及在缅甸发现的若干鲤形目鱼类(鲤形目)。缅北的鸟类调查结果和麂属动物系统发育研究结果也在其中。研究由东南亚中心资助(Y4ZK11B01)。

        东南亚地区可能有世界上最多的特有种和世界最高的物种丰富度。该地区有着四个互相重叠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印度-缅甸地区,菲律宾地区,巽他地区和华莱士地区。这种生物多样性的格局的形成与板块运动和气候变化有关。在第三纪时,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导致了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的隆升,印支地区被挤出。地质事件可能也导致了气候变化,并引起了东南亚生物多样性的增加。与海洋钩虾有密切关系的陆生钩虾在高山上的分布,是地质事件对生物演化历史塑造作用的重要体现。文章作者提出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驱使海洋生物定殖陆地环境。

        分类学新发现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提供了解地球生物演化过程的框架。事实上,分类学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石,需要先将生物多样性记录在案后,才能在保护的基础上设计可持续开发政策。东南亚的很多物种将会在我们知道它们的存在前灭绝,我们现在应更好地整合分类学理论和保护生物学实践,以应对威胁我们星球的最大挑战之一。必须加大努力,为我们的后代去发掘、描述和记录我们的自然遗产。为保护生物学家们、能源管理者们和政策制定者们提供科学的数据,合力拯救地球的生物群。

        任重而道远,我们责无旁贷!

        文章链接

1.jpg

东南亚生物多样性调查专刊